Thursday, January 14, 2010

in reply to CKG in facebook-DAP problem

CKG,田庆仁同志:

虽然你是行动党党员,但你并不清楚真象,你可以去追查是谁要推翻黄和联和谁要接任主席职。你最好去追问你的上司Y.B.健仁有关在希尔顿酒店举行的会议所发生的事项,他会告诉你有关出席这项『密谋军事政变』的人士是谁。我可以带人出来说出实事。。。并在大众面前看到更多。然而我完全没有参与,有人要求我赞成,但我却不同意,在希尔顿酒店召开的会议只是张氏兄弟所采取的其中数个步骤,出席的党领袖党职比我高,导致我被踢出州委会。健仁甚至告诉一名同志说,在州委会改选并没有投我的票,但这些年来我不曾没有支持他。在诗巫召开党代之前,我已经嗅到要干掉我的气氛。他们把枪口转对着我和说是我要成为州主席。从我所获得选票,显然我并没有涉及派系政治。对我来说在未了解事实之前就发言是非常有罪恶感的。当林吉祥在20091212日抵达诗巫时,即在20091213日进行党选前夕,你能否告诉我在20091212日晚上於诗巫百乐门酒店客房410号发生什么事吗?当晚达致一个协议和某人须被干掉!你能否告诉我,为何一些领袖到处告诉同志说我要接任州主席职位?假如我要发作,当时我仍有时间在健仁召开记者会后,召开另一个记者会泄密和宣布在希尔顿酒店所有讨论事项。但我不是这种人。你能否告诉我,为什么3名陪同林吉祥来自西马的党同志在三更半夜与一名诗巫船运大亨共乘一辆黑色车牌8898的小型货车出外吗?说实话,我知道党内发生的一些事和背后的游戏。但我却不干预。在警队服务17年之久的我已教导我一些调查技术和保安部队特别单位的侦查活动。我从2006年就被指责要退出行动党和加入国阵,我想你也知道此事。假如我们真正朝向我们的政治斗争目标,我们不应该搞派系政治。我们不应该边缘化我们自己的同志,你应该明白因为派系斗争导致砂行动党一度几乎瓦解。当时林吉祥连夜赶来古晋,与张守江讨论整顿砂州行动党,直到凌晨3时。我们也应从人联与马华党争得到教训。

我们应该成为并肩作战的同志,而不是恶言相向。在警队的生涯和接受团队精神培训,我知道我所作所为。在过去10年,我面对太多的事件,甚至那时你还没有加入行动党。你可能不知道我在行动党会议鲜少发言。但在党面对危机时就会进谏。在一次的国会选举前,为什么要在翠华楼与公正党举行秘密会议和要让出实旦宾国会选区给公正党出战?说出事实是上帝的旨意,我把这项通过我的管道获取的消息列为“A”级消息。再次在2008年大选又尝试让公正党出战实旦宾,对此我强烈反对。我们当时抗议和联。我告诉张守江、林源新、贝伟大和其他人,我不能让此事发生。假如情况需要,我准备离开行动党,而不要苟同这种策略。这难道不是一项要让国阵人联的杨昆贤在实旦宾中选和让行动党只能赢得古晋的策略?而不是让行动党一起赢取这两个议席的策略。为什么要让一个不强的候选人挑战杨昆贤?而让施志豪加入战圈及痛失按柜金?

你追问我对党有何贡献,那么我也须问你对党有何贡献?最少在2004年,以我的策略协助党攻下古晋国会议席,当时我揭发有关古晋水闸的一些秘密文件。在翠华搂举行的庆功宴上,张守江在大众面前向我三鞠躬。虽然我感到高兴!但这不是开玩笑的,因为我可能在官方机密法令下被逮捕和提控!在2006年州大选,我的策略协助行动党在古晋赢取3个州议席,因为我获得一名在人联党的好友提供实都东99间店屋洛地的资料(即现在的实都东市场与 店屋)给健仁,把事件公开爆料,使健仁看起来是英雄,实际上是我提供火药给健仁,让他点燃爆炸!最近报章大事报导我的律师馆进贼,其实在这之前的两次大选前夕,我的律师馆也进贼2次,我猜想贼徒是为了寻找我对付政敌的秘密文件。但我向来保持沉默,我的生命与家人都受到威胁,但我仍保持冷静。只有数名朋友包括政治部非常高级警官获得我的汇报,并提供线索即假如万一我被杀害的嫌犯。我把事件放在心上而不报警是有理由的。在2008年国会大选,张守江和我讨论如何战胜国阵的沈耀荣,我就告诉他有关沈耀荣在政治上的一些弱点。这些策略在投票数天前执行而获大胜。在反对党阵营,是有一些领袖正在睡觉,因为他们更兴趣於互助内斗。你指责我说健仁与和联在睡觉,你必须知道自己所说的是什么?因为我根本没有这样说。你最好去详细阅读报导。但我会原谅你的,请不要歪曲我的言论,这会反映其人格的。那些仍在睡觉的领袖更有兴趣浪费他们的精力与资源去干掉自己的人,但却不善用这些资源去对抗国阵。在党内的活动,我鲜少受邀参与,不干涉其他人所作所为也是我的为人个性。甚至邀请我参加节目的卡片,为什么没有转交给我?当我面对邀请人时,我会尴尬。也有来自党支部的邀请信,也很少有交到我的手中。直到我被踢出砂州联委会,支部邀请我参加会议的邀请也一样,当我没有出席时,就宣传我拒绝出席。为什么?边缘化策略?我不会被这种伎俩困扰,我作为反对党的愿景是与你所听闻到的传言截然不同的。自从2006年,我就被要求离开巴都林当很多次,但我却没有针对此事发言。我就如一粒足球,直至此时,我预料同样的事件将会发生或者我永久被停泊在码头。你是否知道此事和为什么要这样做?或许假如你要参加巴都林当区竞选,你可以尝试,但面对的压力将不是开玩笑的。我不但在巴都林当区服务,为了党的利益,我也在涵盖圣淘沙与石角的实旦宾区工作,甚至把服务范围扩展至西连区。我是不相信坐在办公椅的政治,我是奉行服务的政治工作者。我是党内一个通过媒体,告诉公众说行动党的代议士不需要被尊称为Y.B.,而可直称他们的名字。当然,这个建议并没有获得很好的反应。

请理智思考和善用资源对抗国阵,而不是与自己的同志内斗。

2010112日。

行动党 温利山

巴都林当区州议员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YB温,原来行动党内部还存有这么险恶自私的领袖.宁可牺牲党内同志来满足自己的地位和利益.YB别灰心,大公无私的做你该做的任务.我们会支持你.

青草路居民
蔡先生

Anonymous said...

阅读过田庆仁CKG面子(facebook)帖文后有所感言。向来为公正和正义打抱不平的我有不吐不快之感。
我不懂田庆仁所撰写的内容是否出自他的个人心意还是背后另有其人,经我深入向人了解田庆仁后,得悉他只是一家船运公司的普通员工,根本就还未具备这种条件来撰写这类式的文章。我这里只能假设的说田庆仁只是某人的一只牵鼻牛。为了其个人议程竟然在网络帖文公开抹黑党内同志形象,试问他的目的和机心何在?既然田庆仁选择在网络帖文方式,那我们也只能奉陪到底,赤裸的暴露一切,让选民给于审判。
往往再批评自己的同志时,应该好好的自我检讨自己先,既然田庆仁认为温利山在当州财政期间无法改善火箭的财务状况,那么试问这位关心党的田庆仁参加了行动党至今又曾捐献过多少钱给党?我们不要只是口惠而实不至的文化。温利山在出任州财政虽然没有卓越表现,但仍能胜任。其中还私人出一份筹款计划书,黄和联在上月的党代期间也证实此事,这难道是他听不懂还是耳聋?
温利山坚定的立场,待人处事公正不二人人皆知,服务警界期间也大公无私。从不曾做过对不起良心的事。所以才能稳固的立足在行动党。一位公正和正义的温利山不该被某些有企图的领袖埋没和压制。这种情况又怎么去提升党的素质和壮大党的组织?专业人士和有才干的人都见而止步,不敢恭维。
打压和排斥党员文化对党只有损害和不利。行动党也并非家族公司的专利资源。南砂选区(稳区)也并非只保留给某个公司职员和家属,只有他们才能被委托成为候选人。这是行动党的不健康政策。



心灰意冷的老党员

Jack said...

我早早就有怀疑田庆仁的人格,田庆仁原本是BATU LINTANG SUPP的党员,但是在党内一直在掩饰他的过去。还有一位叫杨锦美(YB VIOLET YONG的父亲)过去也是SUPP人联党的党员,但是他从来不敢承认,真的很遗憾。

Anonymous said...

還沒站穩腳步又開始在鬧內亂的行動黨
你們只會讓老百姓對你們失去信心

听福轩 said...

加油~枪口对外莫对内~

Sarawak Update said...

the english version translated by a friend

Sarawak Update said...

http://sarawakupdate.com/news/blogs/voon-reply-that-earn-him-showcause-letter/